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本长生仙 > 第16章 粗茶淡饭饱三餐,早也香甜,晚也香甜

第16章 粗茶淡饭饱三餐,早也香甜,晚也香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阳间高人?”

王宏立刻想到了陈望。

,送我回阳间了。”“那就有劳两位

“好。”

着王宏从来返回。青面和赤面两人答应一声,带

道:王宏一眼,一到了石桥边,那个守桥脸不悦,朝着两个鬼吏人看了

么还越不懂事了。你们要面,你们两人真是越来“青面,赤了个鬼?过桥去阳间,怎

吗?”青面嘿嘿嘿,他可不是桥上走过去,你忘了声一笑。不久前,他刚刚从这

桥人他不记得这一只。”守“没有肉身,桥上走过,我哪里能冷冰冰道。是鬼是什么?每天有那么多鬼从这

刚刚就爷带我过来”王宏急道。人攀谈。大人的,他们还曾跟大是青面和赤面两位

意不承认而已。”“王君不必多言,得,只是故他并非不记

对守桥人道:赤面拦下王宏,转而

王君乃王氏族人,出身阀阅未尽,大王让我这里。他寿元,事出有因,才来到是陈郡们送他回去。难道,你也要拦截吗?”之家,一生行善

至于大王的命令,那是没有关系是守桥人,只知道,不能他是什么出身,桥,所有鬼魂只能进非我家大王,你你家大王寿元是否耗尽,都跟我少来吓唬我。我出。”守桥人非常固执。

吗?大王知道了生气……,一定会非常“你真的要如此扫大王脸面

管!我你们立刻离不然,我不客气了是守桥之人,只要我在你家大王任何一只返回阳间。否则,我惜,王来压我吗?可这里,就不让你这是在拿你家大开,要能替我顶着。鬼通过这座桥这座桥不归失职受罚,可没人

翻脸的样子。,一副再说下去就要尖叉一横守桥人手中

了,只能带着王宏先退办法开几步。青面和赤面这下没有

“这可怎么办?”王宏焦急。

和妻子要失去依靠,果他回不去,不但母亲中受苦,无法解脱。晚景凄惨连父亲也要继续在地狱

两人面是有青面和赤面些无面相觑,也奈。

人相逢凶化吉。助,会相候,看事情是否会建议道:不若我们在此“大人曾经说过,王有转机。”青面突然想到什么,君有贵

“在此等候?等到何时?”赤面问道。

是夏日,天气炎热有两三天。现在,王君不能返久存,如果六七天之内间时间算,王君身死已不用等太久。按照阳,尸身无法回,一切就都迟了

释道。我们最多只需要再在这里等三四个时辰阴间与阳间时间不就行。”青面解同。算下来,

以为如何。然后,扭头问王

头。王宏只能点

的贵人,就是陈望。他唯一能想到

陈先生的确是有仙人一样的手段。

已,即便出手,能只是阳间之人生毕竟子都不给,陈先但是,那有用吗?守桥人连阴间大王的面

或许还不知道他已更何况,现在陈先生息。经身死的消

到无望。宏叹一口气,不由

也做不了乎什么,似但他除此之外

……

内,初来叶上闻。

格外凉爽。一场小雨,让夏日的早晨

陈望走出屋门,舒展沁心脾,十分舒坦迎面而一下腰肢,深吸一口来的凉风,直

洗了把脸,然后,拿出马牙刷,蘸上青盐,刷干净牙齿,漱漱口,精神抖擞。尾制作的

的。这用马尾制作牙刷的方法,是他想出

状纤维来刷牙,说是“晨嚼齿木”柳枝泡在水中,用的叫做前,师父时候咬开了,用梳都是把杨

,按陈望是用不惯的。于是方法蝶”一样的世界中的照那“庄周梦,制作了马尾牙刷。

惜地抛掉了“晨嚼齿木的习惯……就毫不怜用过之后,师父蘸着青盐

刚洗漱好,门声响起。有叩

个托盘,托盘上是一碗汤饼,热气腾腾,香那女子,手里端着一气扑鼻打开门,是对面

,有些不敢跟陈望对饼……”女子低下头视。“先生昨天预定的汤

出来,垂在鬓角。是,一缕秀发调皮地她显然是用梳洗过的,但

。”“劳烦了

陈望接过汤饼。

照例倒时候,托盘上放着几枚钱碗里进自家,把碗和托盘还回来的

女子收了碗,转身离开。

,晨风凉爽,陈没有,甚至缺少极为满意。肉丝一碗热噜噜一个在院中石凳上,呼油腥中暖暖的,汤面下肚,虽然小雨初歇,但他吃得腹望也不回屋,就坐

甜。粗茶淡香甜,晚也饭饱三餐,早也

一逛。吃完饭,陈望闲来备再去书肆逛无事,准

《志怪》看,他早就看他的阅读速度很完,甚至又看了快,那一本一遍。着厚,其实没多少字

可读的日子为无趣的没有书,对于他来说,是极

那女子恰好也在门口。院门,就见对面门,刚锁

备去出摊。车,正从水,放在女子刚收拾好她的手推渠里打了一桶水手推车上,准

是这道:“请问,你早上煮?”,所用的水也沟渠里的水吗汤面陈望突然想到什么,问的那碗

地说道“自然。都是我陈望,很认女子眨巴着眼睛,看着亲手打上来的活水,绝对不过夜的。”

起正在洗木桶的阿陈望抬眼看到不远处迟香了。然觉得,早上那碗汤面似乎婆,突没有那么

子心里咯噔口,服?”女是味道不合先生胃一下,眼神像是惊或者说,先生吃“有什么问题了之后,哪里有不舒慌的小鹿。吗?可

甜,我更喜欢“没有。,“只是,我家井水让你白白辛苦,可略带女子是误会了以给你一些酬劳喝。可否劳烦。哦,我不会知道,用我家井水来煮”陈望摆摆手,。”以后帮我煮面饼时你,

“那倒不必。反正我也要打水的,不费紧道。什么力气。”女子赶

语气,轻松许多。她的

的面饼不好就行只要不是她煮

陈望朝着女子一笑,迈着步子,不徐开。不缓地离

,就下马。而来,看到陈刚走到巷子口望,一扯缰绳,翻身见迎面一人打马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炼气练了三千年蛊真人都市极品后宫我不做神了好感度刷满之后我可是正道大师兄我可是要做仙尊与魔帝的男人凡人修仙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