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浴血承欢 > 第3章 帝王燕_第231章 番外四:烈火中的永生

第3章 帝王燕_第231章 番外四:烈火中的永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外四:烈火中的永生

欢喜。隆重,还叫人们觉得这天是白帝城最欢欣的日子,在城民的心的大年三十还要每年之中最热闹也是目中,比每年

城城主——白,是白墨笙的寿诞。

是人们心目中的神话,人民的生命。对他的崇拜和景仰已经白墨笙的存在,高过了自己

国之间的隔阂,流通他二十方便,将整个国家的国民生活安居乐业,赋税减轻,次战争,国,此后八年来,老百姓大陆准。年来没有过一的商人因为没有了国与岁统一这神州大大的提高,八大的提高了人民生活水十七

的缘故,男女的地校,不论男女一律可经商,甚至考取功名入,更至从军保家卫朝为官,甚位在当时是最为平衡国,以入读。因为王后和男人一样的,女人一样可以一代女将成为视同仁,新建文校,武更是一政治上

,但是百姓却都效仿了起来,以奉白帝的一夫一妻制,虽没此为爱傲。更是信明文规定

是这质量都大大的提高,的时代。那时,个世界人民的生活和最繁荣最强大

的十七国,成为了神为了老的榜样百姓感恩戴德,臣话,成以白墨笙统子尽忠

闹。城更,白帝是尤为热一个角落都在为他庆祝八岁的他二十辰都很热闹,今年是生辰,世界每一年,他的生

从城来,好菜放了出见者有坐着庆贺。户都将街宴,长长的连接起来头通到城尾桌子了长,每家每每一条街道都摆起自己最拿手的好酒份,长长的一

里,也是热闹异常。白帝城的宫殿

笙歌,美酒佳肴。处,宴幻,文武百官王煌衬托得如梦如的灯火辉白色的琉璃宫殿被晚上孙贵族聚集于一上处处

神祗一般隐隐发在桌致的气息都能通明的寝宫,只是那样站色尊贵清安静,白墨笙穿与外面热闹的世界隔了一般,这里很冷,他幽幽的站前,身银一般。着不动,那一身尊华,灯火清淡雅着正统的龙袍整个人看起来仿佛,那一

得出,不由盒子白墨笙看着那个繁复古老的了神。

竟如何,是毒还是福都他不知药,效果究只有一剂求长生不老,如今心爱的女人会追其实他心里很不安。未可知,道为何自己

,他怎么忍来试用这药,若是他怕死,而是他知道若是由出了问题心丢下她一个人?自然不是

若是没有出问题承受的若是找不到,他该二副药吗?,那么他还能找到第,又是什么?

终只是空口白话,他们百年归老以后,谁在一起,誓言始又知道真生永世的的有生死轮白墨笙知道,殷青丝此生最大的愿回吗?望,便是能和他永

青丝的想法,但是一样的不安他明白殷

不到第二剂长忍。太过残他害觉得,这对他心爱死,本来是很正常自己找,会死去……生老病生药,那么她会老去的,但是白墨笙却的人来

,又那样活笑容老去了,无法她那样爱美奄一息的死去。泼好动,有一天她动不了了,蹦蹦跳跳了……再了,她会生病,会痛苦,会奄活力和没有如今的

接受?,他又如何那样的话

她去心里很矛盾,他知道若地方是灭,他一样会跟随着她这个世上了,那殷青丝不在一定会跟随着她,哪怕死亡,是毁墨笙的

辈子,下下辈子找在下他会轮回,若有生死,守护她。她,如今生一般的爱

数。切……都是未知可是一

白墨笙轻轻的拿了一个决定,他知道这是她的心愿,他不能因为危险而剥了桌上盒子里的长生药,他仿佛做若她有事,那么他不切,夺了这一会苟活。

看着她这样幸福快乐,便也剂长么他哪怕找不到第二永远这样年轻,能含笑而终了。若她得以长生,那生药,能

了手里的长生药……眼睛,白墨笙握紧轻轻的闭了

?”欣喜的抱住了他的袋来,“你巧身子,“大白!”在干什么?还不出的小腰,从他身后探出脑出去吗来的声音,身后突然窜突如其

里的长生药,眼眸不由得沉了沉,可是转瞬她起来,“怎么了猛然放下手?”便笑了殷青丝看到白墨笙

的,你要的,我都会给药用了吧!”白墨笙看着殷青丝有些诧异的眼神,笑了起来,“将这放心,不会有事“我在想,今日便。”

着笑了起来,“为何这么突然?殷青丝勉

身在一白墨笙说着,转要用的,今日是我的生是时间要停留,就让了酒壶和酒杯。辰,若在这一刻吧?”它停留边的桌子上拿过正也是“反

透他究竟为何突然这样青丝太过惊讶,她看着焦急……白墨笙的举动,猜不

这么着急?是她的计划出了问题被他发现了?所以他才

于地下一点点没在到的的东西,没有得不是永恒的帝王时间的长河的腐烂!之中,然后是帝王燕,她要得到燕,她不要被不!不能让他喝掉这唯一的长生药,她!她有无限的才能,她该

她不要满脸皱纹,不要生老病死!

丝,他看着不过一时的愣神她,眼神从未有过的柔情,笑道:白墨笙身边,不离不弃。…我都会在你中,然后倒满了酒水,这一杯吧,“陪我干论结果已然将药倒入了杯递了一杯给殷青如何…

仿佛突然觉得殷青丝发愣的他看不穿他了!看着白墨笙,她

殷青丝都只有自己柔情的一面,面前时,他表现得他本就是一深沉的深渊和爱,如今竟叫他对她看不出的宠,只是在她来了。

睛,温柔似水的他笑着的眼仿佛,都是假的。眸子

她的手微微的看到……刚才太过模一样……药怎么倒进去的,如今两杯酒杯,她没有惊讶,她没有看到白墨笙的长生颤抖,轻轻的接过了酒

看不出任何的不同。

是她知道,白墨药,笙一定是要喝了长以免夜长梦多!

关系的,我会陪着你的手微微的颤似乎感受到了殷青丝的抖,他轻轻的握住她颤抖的手,笑道:“不安,看着她抬着酒的,不论生死。”

他都会陪着她,着她。她的心愿,所以不论生死,是的,白墨笙要达成如既往的守护

丝笑容,才道:“我相殷青丝勉强的挤出了一信你!”

他仿佛瞬弥漫可是她低头的间变得冰冷,威一个身影,杀气严,喝道:“是谁?”过白墨笙的眼,凌厉一一瞬间,猛然屋外掠过而来,怎能漫

突如其来的攻击,心的关注杀气和气息慢慢白墨笙一闪身躲开身全身着屋后,他转了,并且习惯的的远的人,但是去,消失不见将殷青丝护在

白墨笙乘机要追上却被殷青丝一把拉住了胳膊。去,但是

起来,不要忘了正事!而已,不值得上心!墨笙“别”殷青,笑了丝端起了刚才被追了,一个小贼放下的酒杯

白墨笙点酒杯,笑道:“你头,接过了不害怕了?

点点的光芒,是白墨!”殷仿佛又回到了原来的她青丝且活力四射,,自信并笙最喜欢的。“不怕眼眸里星星

都没说。他有些担忧,却还是

……一杯酒,带着浓厚两人动作一致,味道,滑香醇的喉咙,酒香弥漫开来。两个精致的玉杯轻轻的抬手,仰头碰撞,入两人的

青丝,小着殷?”心翼翼的道:“怎么样白墨笙目不转睛的看

名其妙的看着他,却都没有一么情况“什么般。?”殷青丝莫发现白墨笙似乎什

是在淡漠的他身上到的,那,欣喜的眼睛,就如同种开怀,她,他要娶她一般白墨笙突然笑了起来很难第一次告诉

你没事!”道:“没事,没事,太好了殷青丝,笑他猛然一把抱起了

被他的拥抱勒得喘起来!“你说什么?”不过殷青丝几乎有什么正气来,仿佛身体里一点点的将她禁锢

堵上一把,若是你有事盼了很多年……我害所以还是决定给你服用,生药,我知道你期算达成没有告诉你!怕找不到第二剂药,事……那我也了你的心愿……”你那杯酒里,才是长泉,若是你,我便与你一起共赴黄“我怕你担心

要的快的说这么多的话,他的抱,他都会给她,哪怕是个世界!忧和不安,全笙似乎从没有这么烟消云死死散!他答应过她的,着殷青丝,刚才的

……你……”口,有血不住的往大了眼睛,刚…”殷青丝猛然瞪了一“你……你…,仿佛身体都被禁锢般,如今……她微微长口里流了出来“你才觉得呼吸困难

绵绵的倒在了他的身子,可是她猛然软殷青丝笙觉得的身上。“怎么了?”白墨放开了不对,

了她吐出来他一身……黑色的衣襟,也染了这时,他才看到的血,染了她的血!

他是不是高兴的太早药?白墨笙浑身颤抖,?怎么会?青丝?”,其实……青……是毒“怎么会道……这长生药丝你怎么了

是毒药!!!

“我……我……”殷着眼睛,血液,却什么也青丝浑身色的来。,她张着嘴,只有不住的吐出黑死的瞪可是说不出僵硬颤抖,死看着惊慌的白墨笙

苦的躺在他的怀里时,,他!”白墨笙惊“不!不叫着了,可是……猛然看也许早该想到他突然发到她如此恐怖痛现他接受不了!

他最受哪怕一点点的痛苦!害怕的,便是看到她承

一句的道:“是的嘴里不住的涌白墨笙的衣领,大量色的我……换了……药!”鲜血从她她死死的抓住了的黑体猛然剧烈的痉挛,“是我……是我……”殷青丝的身来,撑着最后一口气,她瞪大了眼睛,一字

那是她人可解的毒药,孔猛然收缩,封喉。,并且见血说完,她的瞳

没有一丝回旋的余地

她做事,从来就是这样余地。不留干净利落

的看着白墨笙,便,躺在他的怀里,没有她瞪大了眼睛,死死了气息。这样瞪着眼睛,抓他的衣衫

睛,仿佛已经忽略熟悉的那样些话,他气息,瞪着的眼睛里“不……不!明亮,是他全是不甘,再不看着她浑身铁青乌紫了她最后一口那样的充满活力。”白墨笙瞪大了眼,看着她就这样没有了气说出来的那

愣愣的坐在原地,看着青丝不白墨笙整个人仿的瞪着他。佛都垮塌了一般,

…白墨笙轻轻的从袖子里拿出了早已经准的声音热闹的传了进不知是的……他早备好的匕首,好了。已经准备道过了多久,外面烟花

这一次,不想,这是一生中,输得最惨他辉煌定会随她的三长两短……他一的一次。去的,所以他才愿意赌若是她有任何

会丢下你一个不起……但是,我不起,对唇,呢喃道:“对不脏,全数没人的。”首猛然刺入了心泪划过他的脸颊,他墨笙轻轻的闭上眼睛入……白,轻吻殷青丝乌黑的低头

,最怕黑……也最不会丢下她的,她最怕疼不论如何,他了。怕孤单一个人

白墨笙抱紧了她的身子,替她然后他的幽关上了不甘的幽的闭眼……眼睛,

外面的烟花一阵阵的爆,安然的闭上静,他紧紧的拥抱着她响,屋内一片了眼睛。

不论在没有他只知道,他不能活她的世界里。有没有下一有没有轮回,不论还世……

分不清楚是现大,从他每一刻起来的事情,从小到相遇,到他们起的每一回忆如同潮会回忆的婚礼,在一实还是,都梦境,又或许是人死时……水,已经和她的

一切都变,又全数已经不记得的小细节得那样的清晰,很多记起来了。

音不断的回荡着。那样的清晰,她的声

……换了药。”“是

……我,是我

换了药。

眼,境,他有些诧是血,猛然睁开双她的黑色白墨笙不知所措的坐起身处鲜红脸,一切都不是梦血液。异,的血液……青丝乌青的来,他的身上全还有他心脏眼前是殷

匕首就在一边,安静的躺着,血淋淋的鲜红。

身上,没有!白墨笙猛然发现,他的一丝伤痕都

可是明明……

“是我……换了药!

尊,他的信心,以及他怕,击碎了他的自,也许从来没有脸色一阵苍白,不可置信,惊慌失措心。又回荡了起来,白墨笙过的景惊恐和害那个声音猛然

…不会的!不会的没入了腹部。又是一刀狠狠身,一把抓过了匕首,“怎么会,不…的!”他猛然起

血如注一般的流了出来是那样的真实,鲜己的伤,他口……惊慌失措的看着自疼痛感

他流出来的血越当他慌乱的去触摸痛慢慢减轻,甚至来越少,疼愈合了,除了衣一丝的不适感,洞,没有别的痕迹伤口时,才发间是如何过去的,没有服上破烂的血不知道时现……伤口再一

仿佛一片天塌地陷。世界猛然无力的跌坐在地,白墨笙的

她看着他倒酒的,所以没敢个酒杯被他对调了里,刚才杀手直接把药倒在她的被子是却给他一个好的时机的事情虽然意外,但……他将药换了,两他以为

了她的……她换了明明将长生药?换了药?

她知道?

药换给了自己为何把毒否则,不……她不知道,

毒药……她了。下毒

了他!她下毒了,然后换了药!却又将长生药换给

着,将样的痛苦彷徨,甚至无法思考,的强开在他的眼前。大,一个个的因子那样真相摊虽然现在他这事情仿佛很复杂,但叫嚣是他是白墨笙,是他体内那些冷静的

,他死死的捂猛然只觉得头痛欲裂,咆哮道:“她不会这“不可能,不可能!”白墨笙么对我的!不会的!住了脑袋,疯狂的摇头

有人谋反!”,不好了!“不好

护驾!护驾!

竹的爆杂乱的声音,在猛然烟花爆面传来了裂声中,那些惊叫那样的刺耳。

突然逆反,皇宫被数文武百官均被制服扣帝尊不好了!万王后直属亲信侍卫围困住了!王后的人传来亲信的声音,“白墨笙愣在原地,门突然押!”

……他仿佛突然失去了,什么都没有说般。没有回答白墨笙灵魂一

她的人,怎么可能反?会谋

知里早已经仿佛是上辈子的事情了。争,在他的认

可是如今……她才的人,却在他的寿辰上谋反了?一切难道真的这么换了毒酒,而她巧合吗?

墨笙的眼仿佛瞬间失去有了情绪,甚至一一般。洞,什么也看不到片空了光芒,没

,高挑清瘦的身影摇摇欲坠,一门……步步走到门边,打开他浑身是血,就那样站了起

“杀。”

叫门外的侍卫们都愣住单的一个字,了。

个样子了,他的身感觉,叫人背脊发凉是却散发着一种异常上此刻仿佛死寂一尊敬的白帝是这他们从来没有见到他们,但般没有任何的气息恐怖的

白墨笙在世一双眸子,似别对待王后时……那心里,永远温润如玉,有着清淡的有着亲和的双眸,特人的乎能融化所有的冰川。笑容,

如今……

幽的重复了一次目光中“杀。”幽一步步摇晃着走了出去,白墨笙在众人惊讶的

罗场,战人膨胀的欲望,白墨魂,浑身的气息如火一在一起,宴会变成了修了起来。般的一步步的走去,整个人都仿佛没有灵乱军和护卫军厮杀,鲜血燃烧……还有

论敌我……全数被劈,只需要轻轻挥手,那些挡在面前的人,不无数的碎片。所到之处一片炼狱

了。不断的喷溅在他的身上,银色的龙袍几乎都颜色看不出原本的

大火燃烧烧红了半边天了整个白帝城,

起来如同叫映衬着火的嗜血修情,全身没有人见过如此的白帝,强大罗。血,没有一丝的表修罗场而来从来血,脸上的血,无情……嗜光,叫他看

也迷有人的眼睛,火如血一般的红,染笙的眼和心。红了蒙了白墨

何的情绪……不到任感受不到痛,感受心仿佛已经没有了,

鸷的双眼冷冷的看他安然的站着……一挥手,所有的两半。人都被斩成了诡异嗜血惊恐的只能任人宰的羔羊,大火着眼里,白墨笙的眼变得前这些,阴

他的眉眼处缓缓之中,脸上的鲜血顺着默伫立在大火河,只有他的身影鲜血汇流成流下,染红了他的眼

的怪物。从此己只是一个无情无心…他知道,自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炼气练了三千年蛊真人都市极品后宫我不做神了好感度刷满之后我可是正道大师兄我可是要做仙尊与魔帝的男人凡人修仙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