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和影帝在恋综撒糖后,全网磕疯了 > 第88章 他看着纸条无声哭泣

第88章 他看着纸条无声哭泣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霍之漾告诉自己这本来天经地义放回去,当作没看到过他的东西,拿回去就是,当作没发过。又告诉他应该,可是理智

他是真的不想再和旧事旧物纠缠了

,可以看出原来是拿起铁盒时他突然发现,这不是案不一样他原来的那个,。他手里这里面明显装了东西。,盒子个铁盒太沉,但糖果的

它打开了。霍之漾

果然里面的纸条并不是他写的。

他一眼就认出来了但是那熟悉的字体

之漾捧着盒子,低头看着里面纸条,良久都没有其他动作

夏写的。那些,都是

夏的字迹。爱的,沈是他熟悉了好多年的,可

了一声叹霍之漾闭上了眼,发出息。

沈夏会随身携带这些旧物。是想不通为什么他发现自己的手是抖着的,实在

熟悉的字体像是有一个可是,那些子一样,迫使他把盒子翻倒。

了床上。里面的纸条全都倒在

注且霍之漾就盘腿坐认真。手把纸条全都摊开,随着,用举到眼前,看得专意地拿起其中一张

春风拂过就相遇。我想“阵雨停了就再见,你,霍之漾。”

“我好想你。

“真的,很想你。”

话了。”一句“我们已经好久没说过

“总有一天会好起里,等我重归故起吗?来的对吧,等我离开这那时候我们还会在一,可是,霍之漾,

“想你。”

“好恨你。”

“霍之漾。”,我好恨你

“我不喜欢你了。”

“以后再也不要见面。”,霍之漾

经不想你了。”“我已

“……”“……

一张一张地看某人的心着,的数量不多,霍之漾就纸条是直达了底。​​​

笔一划写的认真的,有些是字迹已,那一句一句的“我漾甚至看到了经被像是眼泪的东西好想你”,霍之晕开变得模糊了。好几张了,有些是字迹潦草的,有些是一上面的内容甚至很多都是重复的

字的人不同却让人的眼睛发酸。的心情,同一句不同的字迹透露着写

了。”写下的“我已经不想直到,霍之漾看到了她

了。”“真的不想

猛地眨霍之漾抬起头,了眨眼睛。

,可是着呆。不让自己的视线接触到铁盒子里,眼神只是呆这些自己了,甚至动不动地他也没有把纸条放进呆地盯着窗外,一他不敢再看

沈夏她……原来是那么的喜欢自己

喜欢过啊!可是,那也是曾经

眼睛发酸霍之漾只觉得心里苦涩,着泪水,不让它们留下来。,可是他强忍

因为沈夏曾经说过孩子不能哭。,男

他就这,静静地等着床上天亮。样抱着铁盒子,呆呆地坐在

……

点半的时候醒来的。沈夏是在凌晨五

她出了一身汗,高烧也退了。

突然有些口水,可是饮水机在客厅,也卧室,才能过是说她必须穿过霍之漾的渴想要下床去喝

是去吧。算了,还

就看到了霍之色的床边,他的背影在暖黄沈夏打开了房间的门,灯光下显得格外的疲惫和寂寞。

走过去,好道。,还是一直没睡?”来了吗“你怎么没睡?是沈夏奇地询问

回过头对着她发烧吗一句,“还轻笑,问了?”霍之漾听见了脚步声,

,“没事了,我口渴,起床喝杯水。”沈夏摇摇头

点头,“那就好。霍之漾点

旁边的位置,聊聊?”说完,霍之漾指了指“要不,坐下

的小桌子上站起来,从客厅里接了坐在床边的小沙发上,霍之漾也啤酒放在一旁给她,甚至,还从冰箱里取出了几瓶一杯温水递

这才觉得心里舒畅沈夏喝了。了一口水,

她看着霍之易拉环,己面前把啤酒放在自,拉开了其中一罐的然后仰脖灌了一大口

手去拿一罐啤酒。沈夏见状,伸

结果,霍之漾直接住,然后拿了回把她的手

你是病人,不能喝。”

沈夏摇头,“我好以现在不是病人了。了,所

就不行。”头在她的面前晃谁知道霍之漾伸出手指了晃,“不行,我说不

头上摸了一下。的手,往自己的沈夏抓住他

一下她额头贴了过去,试了一个。”是也不能喝极其短暂的她的面前,然后把额头的温度,然后露出了霍之漾凑到笑容,“确实好了,但

动作弄得有些捉摸不清。夏被他突然的

甚至也不明白为什么然变得这么低沉。霍之漾突

了。都不好意思骂他

在照顾她毕竟发烧的时候,是霍之漾

地喝酒,一句话也不而且他的很反常。说,真样子一罐接着一在这

么事情夏甚至不知道发生了什

她也不好意思劝酒。

喝闷酒。霍之漾一只能看着口地

地发亮。都开始蒙也不知道过了好久,天

之漾才开口问道:“夏你知道我为什么拼了夏,命的要参加恋综嘛?”

是连着熬了一个礼拜他又解释,“然后才能来恋综的。”戏,我也知道我还在剧组拍,赶完了的通宵度,最后的进

的表情写满了沈夏震惊的张开“你疯了啊!不用休息的吗?”嘴,夸张质疑。

?我好开心,我来戏份就趴在椅子上眯一会儿霍之漾笑,“没有我的,可是,你知道吗恋综了。”

沈夏:“……”

霍之漾嘴角的笑意渐别的想你渐消失:“因为我特了。”所以,我来

“别逗我了,,甚至还能了。”沈夏嘴角的笑带着一抹玩味的嘲弄意也渐渐消失之漾,我们,已经不可

,然后自顾自的说道:至觉得那是玩我以“其实我们分开以后灌酒,我每可是“傻瓜等到你回来,笑话,我会往嘴里,我错了。”次想你的时”霍之漾,我没骗你。不会很长,我甚为我和你分开的时候特别难受,

“或原来,我们俩已经再也一起了。”许是我痴心妄想吧,

越来越小,喝酒,而是没有啦”沈夏拉开了啤酒把玩着易拉环。霍之漾的说话声音也,发出了“刺的声音,她

句话。“霍之漾…才说出了…都过去了…这一的决定,…”沈夏像是下了很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天医问道致命红包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