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明末我真没想当皇帝 > 第047章历史记载中的军队

第047章历史记载中的军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047章

,你有“哨长地吗?”

“有啊!”

周延栋的二儿子,因为宁是登州卫的长子,也就是周宁的大哥周安栋参加了。的世袭百户官,不,周延栋原副千户哨长周兵的时候,他也背着周的。在程世杰招家丁军户是世袭制宁海军出意外的话,是周延栋

前任千的护院有功,升任并且斩杀李大员外斗中,因为出手果断,小旗。等周延栋发觉的时候户高望的,周宁已经因为在劫杀

周延栋被程世杰提剿灭秦王的战斗,始,参加理由反对了。就先后斩首六级。更加没有拔为副千户,周延栋这个时候,这样周宁从清津浦开

“你有多少

十亩!”“八

惊讶:“哨长一脸周围的宁海军将士这么说您斩首八级?”

“没错!”

“本哨长告诉你们,这上了战!”怂,越怕,死的越快不能怂,越周宁一脸自豪的道:,千万

士兵蠢蠢欲动,在他几名白花花下的土匪,就的银子,也是生活的希望。眼中,镇三山以及他麾

砍一颗脑袋,那就是十亩地。

四百余名家丁兵,房子,也想要地。宁,眼睛都是拥有住房宁海军觉中,宁海军的气势变老兵不知不军的将士现都红了,每个人都想要老兵他们可房,但是那些了。无论是新兵还是,也就的。在没有单独的住是程世杰最初的

然采每个人都是三实,但是,这些宁海军程世杰在取的是红房子可是免费的。间主屋,左右各两给他们修建的房子,砖红瓦,不如青砖房,共计五间房子,虽间配灰瓦那种房子结

個月都有军饷不多,每一两钱银子,哨长级别却是个月才一两八钱银子。更为关键的是,,但是军饷银子,队长一两二他们参加宁海军,每

是他主的荒地上垦荒地。虽然是荒地,人管,然而等荒地变成们的祖田。怕是哨长,对于斩首是却不是谁都可以垦荒熟田,马上就有的,荒,肯定不会一级可以分配十亩绅和豪强,拿在无普通老百姓想要着地契,告诉你,这

也是人家占着理,只能自认倒霉。百就是给别人做嫁衣,当的劳力。打官司,愿意垦荒,因为垦荒姓们被坑怕了,哪怕遇到荒地,也不

房子或者种地试试,就知道结果了。连地国家的,私自挖个井取矿产罪。差不多,这一点,其实跟后世罪名,虽然也有荒地,你去盖叫私盗国家下水都是水,这还真有一个

成为自己的真正田产。后,就可以拿到地契,背书的荒地,垦但是,有程世杰作

队接着一队,整齐如宁海军的将士,人手一一,装备精良,因为在官道上,一长矛,只不过眼下弩人一把腰刀,人三门老炮。宁海军的队伍出现柄长枪或机和火铳却不多,还式的火

叫虎蹲炮。是戚继光发明的这种火炮其实略低像一头卧着的老虎,也虎蹲炮,拥有四只腿,前两只腿略高,后两腿,看上去就

如说城墙,杀伤性不大铳差不多成杀伤,对于永固式目能对三百步左右内的敌标,比碗口人造虎蹲炮与,都是发射散弹,而然无恙。,哪怕随便且射程极近,只装上沙土或泥土,就以安堆几个麻袋,在麻袋里

秦五手中缴获的马,马,军只有两并不能作为战马,所个哨是骑兵,说是骑程世杰骑着一匹马,从子或弩以宁海兵冲阵,大部分都是骡骑着马不至于掉还真是难为他们产了。下来,让兵,这些骑兵只

优势杰当作斥候放了出去。,所以这两个不过战马的速度哨的骑兵,被程世并不是步兵可以相比的

骑着一匹黑色战马,挟合弓,挎着横刀,彤弓白羽边跟着陈国栋,箭,帅得一塌糊涂直刀横刀的陈国栋的特制复着一张四尺长此时的程世杰身,黑马此时

世杰,宁海军这个极其明遇、程其他军官包括侯和沈格,但是缺马的部队里,除了斥有骑马,张裕有资沈明遇平级的张裕都没他不会骑。

个觉得有什么不对,因为他有这下下两千多人却没有一世杰并驾齐驱,有点离个能耐。谱了,不过上上陈国栋能骑马与程

方,军队是一个讲实的地

况下,用了三天时间于是,宁海军将打败了宁海军的五十名哨长,陈国栋用拳士就默许了陈国栋脚功夫,在一对一下,打倒了沈明并且在一对五的情况的特殊。遇,的情

且隶书于耿仲明,相助,他早明为了息事宁人,就把他曾是冲突。但是耿仲姓,与登州军发生了军士兵残杀辽东百了出去,如陈国栋东江军的一名把总,并告诉程世杰,果不到程世杰出手因为看不惯登州已死了。他交是遇

到了名东江军的与沈明遇的悍将,程世杰当时表示,程世山血海中杀出来让陈国栋当宁海军的把总,杰也认为自己找平级。把总,而且是从尸宝,

名亲卫。是他却拒绝,只愿意当一

杰对此也表示遗憾。程世

……

!”“公子,快跑

艰难地将一名中哥扶上马一名鲜血淋年大帅漓的护卫,非常

哥急道:“我不会骑马……”那名中年大帅

名护卫也管不吃痛,朝但是,这劈向马臀部么多了,狠狠一刀下战马了这方急奔,这名中年帅着前哥被战马托着跑了不到五十步,就被甩战马

这种情况:“哎中年帅哥哪里遇到过呦……”

几米的血路。的泥路路面,非年帅哥在情急之膊在地上留下长达十下,双手护着脸,于是,用胳常坚硬。中被踩实

肉模糊。中年帅哥的胳膊却血然保住了,但是脸虽

禁捂住了脸护卫不

。护卫望着身后追好一会儿,这名中帅哥挣扎着爬了起来上来的土匪,用身体护着中年帅哥

,没有办法,对面的人。他这个护卫,中年帅哥推开身的护卫不了几颗钉。土匪冲上来足足两百多就算是全身是铁,也捻

“公子!”

顾顺,退下!”

年帅哥望着越来近的:“顾某与诸位近日财,莫不如谈谈!”,诸位若是求土匪,他的胳膊越来越疼,他疼得脸往日无冤,都有些扭曲了无仇

众土匪散开,一名眉来。他就是程世上,镇狠的年轻男子走了过的这个清目秀却眼神沾边杰眼中的软柿子,事实名叫张怀仁,但是他三山真与仁完全不名字明显是取错了。他的所作所为,

下去,反而出身张怀仁祖父、大理寺卿张下去的人,只能是山西按察副是活不一个使张嗣诚。的贵是甘肃巡抚进山为匪不同。万历三十九年,作为张怀仁出身于出生在官宦世家世家,他的公子。官宦与大部分活不梦鲤,父亲则不仅不

怀后来他一霸,因为打架事件,张家没少替他收拾烂摊,占山为一群家丁三山。欢读书,却喜欢仁不喜子。王,绰号镇就带着打架斗殴,成为莱阳

也可以。遇到拥有镖也行,十两八两银子方的买路钱,不过,他却是两个的时候主,如果三山三、五两银子师和武装家丁,他其实表现是牌子,一套人马。作为非常无害,袭击的押运的商队,他目标以过往的商旅为们愿意接受对

在这一带,四年多都有引起官府追杀上去,抢光财货活口,后他再带着人一路对方放松警惕,然的注意。从崇祯元年盘踞,不留但是,交了买路钱,让

顾公子,你想用多少钱买命?”

怀仁露出满的大白牙

贫苦人家出身,这样一旦为匪,要么怀着的人这说明他的生活条件优越,绝对不是口。要么是为变得凄苦无比。张脸色却了掩护身份可告人的秘密,顾士章怀仁的牙齿很白,,通常都会灭

再多钱,伱也不会饶过“足下何必诓顾某!”骗顾某,就算顾某

顾士章闭上嘴,只求速死。

,马蹄声响起然而,就在这个时候

张怀仁的脸色大变。

多,却装备精良的人数虽然不列阵。后不望去,只见背时候出他循声现一支马队,马队道什么,这些马队已经下马

而正北方方向规模,却出现一支算得上庞大。,相,宁海军两千多人马,庞大多名土匪而言对张怀仁的两百自然的军队

“风紧,扯呼!”

关键是他士章死不死不要紧,的兴趣都没有,直下令撤退,顾张怀仁的麻烦大了连砍顾士章一刀

,丝毫不再留众土匪撒丫子就跑

自己的钱袋,将里面银子扔在地上张怀仁随手的散碎解下

值钱的东!”西扔“快,

招,他就可以从容没有遇到过官军围剿,依靠着这一个小妙怀仁不逃离。

,哑雀越是不叫。不动如山这支军队太过而问题是,他遇到的无声,越是咬人的狗怪异,不仅队形严阵,

上散落的铜钱果不其然,在张怀时候,这支军队终的山于动了,捡地和银子。仁带着众土匪向东边但是没有人丘狂奔的

,没有训练战斗技能,以及攻击袋才值钱,更何算个屁啊。土匪的脑众宁海军将士和防守演练,只是训况,宁海练他们执行命令。军在这训练期间看来,这些银子和铜钱

,就要被清退,才是要命的事情驱逐出宁海城,这和他们的家人也会被一旦清退,他们一旦不遵守命令

怀仁的心越往下沉。越是奔跑,张

支,但是只存一支不爱钱的军队,在历史记载中。有那么一好像

“麻烦大了!”

确,他身后常正在太快了。张怀仁猜测得非的那支军队,度实奔跑速

“扑哧,扑哧!”

刀枪入肉的声音,以及惨叫声从身后传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遇蛇天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