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退婚后,高冷女战神后悔了 > 第二百五十七章 脚踏飞剑踩西瓜

第二百五十七章 脚踏飞剑踩西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不可能!”“不

了一辈子的极武道,“这是我父亲钻研的武道,怎么轻是天底下最强易落败?”

象,我“一切都是假还没有输!”

花田盛像走火入魔一样,不断地呢喃自语。

走了几步:“极武道地方偷到的概念。”,你不妨问问你父亲,他是从什顾辰缓缓手势,朝前

他不过学了点皮毛,合一,与天地共存,,也不怕天降神雷劈了他。”道至简,讲究的是人武一知半解就敢开宗立派交相呼应,“所谓武道之极,乃大

破万法,你说的都闻言,花田盛猛地抬头,道:“不,不对,一拳死死地盯着顾极武道分明是力破天地辰,咬牙切齿是错的。”

一拳,你父亲当真懂了吗?破天地,天顾辰摇头轻笑道:“力,万法凝辟,一拳破万

击。仰,皆被顾辰田盛眼中闪过一片茫然,他对武道的信巨大打覆,对他的内心造成了

顿了顿。

国的武道孙辈,再加上的子你如此痴迷武道,顾辰淡淡道:“念算是我你的所有布置大夏武道个痛快。”在樱花告诉,我可以给你一

能在武道一途登顶,即想,帝国的忠心。”暂时退眼中的迷惘便我父亲钻毫不影响我对大樱花,他忽然发即便我不武道提到正事,花田盛“你休研了一辈子的极出一声冷笑:是错的,但都丝

“本以为你能有底蕴的国度只想到还是如此执迷。”顾辰的表情冷迷途知返,没能培养出愚忠之人了下来。不悟,果然,没

水,擦了擦帝国的崛起。盛撇头吐谁也阻挡不了我大樱花我都不会背叛大樱花帝国,任出一口血嘴角:“管你怎么说,花田

见状,顾辰摇头龙搅底白龙腾,究竟是陆地神龙身走到窗边,望着底下滚滚流逝,淡淡道:“黑水中蛟龙更胜一筹,还笑了笑,旋即转不减当年?”的临江

似是而非的一句话,却盛神情剧变。让花田

底都知道什么?”“你到

闻言,顾辰缓转身,望着面目震置,我给你一个痛破一切,让盛道:“再问惊的花田你一遍你在,是你主快,还是我自行揭诉我所有布动告大夏狱中了却残生。”

话。田盛脸色阴沉,半天没说

都不是他要的选择无论是死还是坐

顾辰挑了挑眉意要一条道走道:“看黑了?来你对这两个选择都不满意,是决

全没必要考虑你的提会获罪,你们还要把我礼送出境,完。”事成之后,不仅不田盛也不否认,冷笑我早已立于不败之地,道:“实话告诉你,

“立于不败之地

起来。,忽然忍不住笑了顾辰喃喃念叨了一

“有什么好笑的?你以为我在开玩笑?”花田盛怒道。

氪炸药,还是百盟死心,你所谓的立于不骤然一紧:“我看你是不到黄河不商会顾辰敛去笑意,目光之地,是指那七份啊?”

轰!

变道:“你……你悉,神色惊道这些的?”是怎么知此话一出田盛顿觉头皮发麻,这可是他最大的底牌,到早已被顾辰洞

出意外的话,那七份途中了,至于绝不会为你了虎谋皮,只要“算算时间,不紧不慢极氪炸药应该道。,他已经被送往销毁的我杀了你跟我翻脸。”顾辰不百盟商会,你本就

“怎……怎么会这样?

一顿操次郎接了起来。旋即掏出手机,临崩溃的大吼道,作猛如虎,打出去七个花田盛濒电话,只有边本

于有人接了。

药安放妥当了吗?面露欣喜,激动我,极氪炸是不是地喊道:“边本君,是爆?”随时都能引花田盛

电话里头传来一声叹息

少许愧疚的对手。”,别再冥顽不灵了,投降吧,你—道:“花田君杂着次郎语气里夹—不是顾先生边本

轰!

一大口鲜血。也忍不住创,一股气血直冲脑门,只觉得喉咙一甜,便再闻听此言,花田盛如遭,喷出

花田家!“混蛋,你居然背叛了

致的将手机狠脚。身体的不适,怒到极摔在地上,犹不解花田盛没有理会气的猛踩了几

样。仿佛那手机,就是边本次郎的脸一部摔得四分五裂的

你好过。”停下没有意义的动暴怒的花田盛,身死,我也绝不会让作,,纵然你毁了我的一切阴狠地瞪向顾辰:“

地。着落地玻璃窗冲去,眼话音落下的瞬间,气,转身朝花田盛猛然提,他再没有转圜的余下底牌尽失

于是,他选择实现临江的谋划,以此来报复顾辰。

“哗啦啦~”

成了摆设一样的存在,碎的到处都是。钢化玻璃,在他面前

处于半空中得逞的快感的花田盛,露出

而就在此时,边跃下,脚尖朝着他的肚子踩了下来。一道身影紧跟着从窗

后还是如此。”是疯子,七辰竟然敢纵身跳下:然,花田盛脸色十多年前如多年大夏人都大变,他万万没想到顾此,七十

空中无法借力,花田盛只好借助拳势加速下坠。骂了一声,暗暗咒

只不过,他快,顾辰更快。

转瞬之间,顾辰花田盛的腹部,,旋即一脚踢向花田盛踩在抹暗藏起一嘴角勾杀机的笑的下巴已经

“咔擦!”

骨裂的声音响起,在这股力量的干扰下向,冲向了花田发力的方然不再直直下坠岸边。,同时,而是朝着顾辰脚盛的下巴被一脚踢碎,他的身体竟

风的清爽。飞剑一般,写意的站在他身上,感受着江而顾辰则如同踏着

“唔!”

模糊的喊下巴尽碎,花田盛只能不”字。出一个“

眼,送,不可活!”他一,人作孽冷冷地扫了对此,顾辰只是句话:给他一作孽,犹可恕

“砰!”

起来,磨掉了所,在沙土摊上留下落地的瞬间,花田盛的头像铲子一条带血的长沟。一样,在地上滑行

田盛的头颅之上,一步而行脚踩在花辰提紧跟着,顾

~”“噗

碎是什么样,花田盛的脑袋就是什么样。西瓜被踩

来了也别想救。瓜碎了是天王老子唯一不同的可脑袋碎了,就是,西也就碎了,

处都是黄的白的,喷的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高武:登录未来一万年长月烬明方天仇林轻语官路权图花青春在你心尖上起舞神豪:从被校花嫌弃开始身价暴涨星主萧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