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重生在火红年代的悠闲生活 > 第二百三十章 这狗东西,想把她骗去港岛当小老婆?!

第二百三十章 这狗东西,想把她骗去港岛当小老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三柱叔,节哀啊……

源两步上前走到秦三柱家门口,正沉重道。见他在门口蹲着抽,声音旱烟,李

咳……咳咳咳!!”

一辈子旱烟,这会儿差点因秦三柱抽了为这瘪犊子给呛死。

嘿嘿笑着拍了拍他的李源忙后背,秦三柱缓过劲儿说啥?”来指着李源大骂道:“老八,你个狗东西,你

骂人呢?您那的么?,您咋节哀咋愤道:“三柱叔爷爷去世了,我劝您了?有您这么说话李源气老父亲,我那秦大虎

“我他么……”

秦三道,你不是个好都哆嗦了,雪跟估计想找个叉子还想着让大我早就知祥林嫂一样絮叨道:“插死这个你不是个好东西,居然东西,我早就知道,柱左右看看,狗东西,人你……”

正巧听话,也气的不行,道秦三柱媳妇听到动静出来,节哀?”你这会儿劝啥死二十年了,:“源子,你秦爷爷都到李源的最后一句

脸死样是为了啥奇怪道:“不是爷?那我三柱叔在门口蹲着,一想我秦爷?”李源

秦三柱媳妇没好气道:“你说为了啥知道!?我不信你不

道吧?大雪有我这样大雪病了是吧?两口文化,药,要不是长辈,“哦……您是说儿?”嘿,你们道你说过我小李时珍可真行毛病也叫事李源恍然笑道:的好老乡,她那点圣李时珍总知们不可。的名号?就我非说道说算没啥您二位就没听

名声秦亮说,她人免费看病,水平高可好秦三柱媳妇闻言楞了下睁大眼惊喜家说过,你在四合院道:“对啊,老你就是妹妹淮茹回的很!”,然后医生。我听了,给

,不值一提。笑眯眯道:“慧莲婶子,都是小李源事,不值一提

多月没正经吃东,人都快……”想说什么,秦三柱:“你唠唠叨叨说那啥,快让源子西了翻脸进去给大雪看看!半个秦三柱媳妇还么多干

“得得得得!”

把碗底都添干净。”弃道:“见一个老汉一点,保管大雪哽咽,李源觉得毫无美感,嫌你家饭做的不好吃,回那是头我做

道:“都别往里走一边叮嘱一边怪我!”来打扰啊,坏了我的章程不灵了可别

秦三柱:“……”

眼睛终于看到了房角的叉子……

……

“哎哟喂,啧啧啧。”

看到半李源进门后,只剩大了倚靠在火墙上的秦大眼睛,现在,没了光雪,原本一双明媚的大

披着件薄袄选集》,,手里拿着本《聚…被子,身上但目光并未凝盖着一床碎花面儿

面,看日子没见着秦了。怎么你想李源似乎瞧见了什么好鞋上着,听说炕,从另一头钻被子里,盘坐在对当殉道者?”玩儿的事,乐呵着脱大雪道:“大雪,有

秦大雪面,随手扯过一个枕头砸,不过看?臭脚丫那么冰,你还骂道:是没绷住?”往我脚上蹭什么蹭?是读过书的呢,不知道无表情的了会儿还去,笑看着他“你要不要脸男女授受不亲

声音比较虚弱。

者吧?”会是个假革掵对啊,你该不大雪,不

但我理想中的伟,缓缓摇了,反倒目不知道。光迷茫的叹息了声事业,秦大雪没有发怒不是这样的。”摇头,轻声道:“

可不小!但干部的级己的本钱给饿小了?李源笑道:“那就缓。年轻就是最大一看急也没什么用别,的本你一直不吃饭,可不得把自钱,大雪,你本钱,反正以你这种乡镇一缓嘛,先看

大雪:“……”

东西说就说吧,还故意往她身前看,这无言以对她一时两眼是什么意思?

,倒是有了些起色,能腾,她冰凉的身心感觉到生出了些热气不过经过这么一闹

饮食男女,不三俗一点人气?或许这就是李源的目的,身上怎么能有,都

能养来的粮食瓜果,才泥土里长出人。

没回来秦大般见识,。”“你出了跟这么久,过年都哪了坏胚雪不呀?这子一问道:趟差,去

李源往前靠了靠,小声道:“我子去了。渡去港岛,见

秦大雪眼睛“脩”一下睁圆,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埋怨道:“也都怪你不能绝后吧?”,我总,不肯李源当我媳妇儿

大雪气愤道:“你都没问过我!!”

道:“现在问迟不迟?李源嘿嘿乐

集都丢过去了,低婆啊?”秦大雪连手中的选吼道:“让我当你小老

带着孩子跑港岛是在更确定了。早就怀疑娄晓这坏种安排好的,现

要是没那么有理想,我着秦大雪埋怨道:“你墙壁上,看转后,就是你大放光形势太不好的时候。早就问你了,这会李源靠在儿孩子都半拉炕了,所以都怪你。再施展。可形势好,让你一身本事无处说,眼下是

的理想主义中走出来的。有半月在家就不错了个时候,一年里你能舍小家为大家积弱敬佩,。我虽然尊重这毕竟国家要是没有这样样的理想和信仰,也者,是没办法从积贫

……有些难办啊。可是……后的男人姓,让我老百默默的做你身我就一小

喜欢你。不过说实话,我还真

呢?能干外,谁会不喜欢这样有魅力又这么漂亮太监的女孩子,除了

可总不能让、广播上看到你吧我后半生只能在报纸

你也就是最近脆弱,无可干,才会想到我。”

了!”“你要不要脸?谁想你

心里砰砰在跳。道,但他说烫,让她俏脸滚臭不要脸的骂欢她时,又法忍受这个秦大雪简直无

眯眯哈哈哈哈!”是日思夜想的源哥哥?道:“是不的一个“源李源指了指选集扉页上”字,笑

我的确不适合结婚,间,我一每天我都在里抬脚踹了。”顿了顿,,道:“你比我清后也气的走到什么地方去,还底会都占不到。大多数时人生活的下后,大气的冷静,你说的对,过也知道不她嘴角看着得意大笑的李源不适合儿女情长能不能走噙笑思考,但思考个路到呵呵笑了起来,去……”么几回,不直在苦思,我们的道,秦大雪红了红脸,随在被子靠谱时候,连百分之一坦然道:“倒是想了那

器在,外敌不敢入侵,道:“这个真不坚定不移你还不如趁着这个我一生都是机会,多想想个人问题能修正过来。大问题,早晚用你你忙一万倍,剩下的不过是路线李源哈哈笑的唯物主义者,唯有你操心,马栏山那边还跟雪,曹奶奶写过情话:,我希望有来生。丞相比捷报频传,有两大镇国

,瞧瞧,这才是伟大雪大的人生。

再看看你,就写你!”一个源字,你差远了

乐了,忍儿给逗不住又蹬脚踹了下。秦大雪被这不要脸的劲

么多做什么?么多担子,想那外敌入侵国破就听李源继续道:“又将亡的生死关头,你往没到自己肩上压那

……下流事的?秦大雪怔怔的看着李源的问道:“你是怎么做到一边说着这么很是不能理解的话,一边做着

了下你的腚,气愤道:“过分了啊!不就不小心蹭李源差点拍案而起么?”

来,然后在李源大雪住他“啪啪啪”的惊笑声中,按不吭声了,缓缓爬了过捶了起来。

掌高高扬起,随后落躲在外面不知偷听了多源身上,一只巴音不大对,再也不能忍受了,推门而入,结果就看到自家女儿骑在久的秦三柱可能觉得声在了李源的肩头。

我的治疗!”“三柱叔,快出去,别打扰

李源严肃说道。

应过来。乎的三柱晕晕乎出去,还反手关上房门后,才

什么治疗?他大爷的,这算

劝道秦三柱媳妇在一旁小声了病就好了。”:“算了来也没今儿多,有精气,姑娘俩月说的话加起

,他李家问问秦三柱叹息一声家咋想的?不行就给你去,小声嘀咕道:“要两人把事办了。”

秦三柱媳主啊。回头问问她的意就去问。”为难道:“姑思,她要点头了,我娘的事,咱们做不得

有本脸心酸,儿女太了哇。秦三柱一事了,爹娘都做不得主

肯嫁人!不至于都三十岁了还不姑娘要是听话,

的女人都当奶奶了!三十岁,有些地方

单身,心怀鬼胎被人斗的时候西就拿这个说事,说她一,人家,不是好东

笑话了……他这个当爹的,都快成

的好:女子无怪不得老话便是德啊!

供闺女读花了那么大的心血,书了后悔,当初秦三柱开始

这读了个啥啊!

豫了下,方道:“气血确实虚,经络也不大房间内,李源好,郁气堵塞。大雪,诊脉后,犹给秦大雪恐怕要针灸……”诊了

茹,没好气道:“吃药能不能好?”秦大雪可不是秦淮

能好是。针灸快啊,保觉到不一样。”李源嘿嘿笑道:“能好,就是好的慢些就能感证一次

“去你的!”

哪里?”秦大雪虚踹了李源一脚,不过还是留了心,问道:“针灸

!太溪穴补肾、大穴清神李源坏笑好的穴位也益精。当然脚上了一步,效果更了,补肾有益睡眠,涌泉穴最好有。”照海穴,你要想更进道:“当然是

这么雪这一脚踹实了,没想过和我在一起,为,你不的人,躺在那将脚伸出去,好?”问道:“源子便对人好什么还对我秦大是随

包里拿出针灸盒,一边你这种拼命的架势给折服了。的愿意为了作的时候不李源一边从解放的理想,之前道:“很简单,因为我咱们的国奉献一生的人。我都听说了,你工,你是真主义分白天黑天还怀疑你的人,最后都做不到你这样虔诚

你这样的人能过的好一些。希望我尊重你这样的人,也

可惜啊,你的心都交给了国家,白瞎了我对你的喜欢……

大雪,我的人,到底怎么想的们这样,你能不能问一问?”

,也认真请教,人民苦难到这种怎么做到眼睁睁的看能力,是衷的?境地,还你,明明那么有秦大雪看着李源着国家困难到这个地步无动于道:“我也想问一问

我们的国家多难啊,我知的有志之士,炎黄血斗!你又是怎啊。脉的中国人,都应任何一个身体该不顾一切的去任何一个有良么想的呢?”里还流淌着们的百姓多苦付出,去奋

大雪的真实想法李源看得出,这是秦

有良知的读书人的缩影。不,不仅是秦大雪,是整个一代

国外们的科研事不能在国外先活,室实现他钱氏三杰哪一个不过上极优越的业?能在进的实验

的那付出毕生心血?些知识有马栏山无怨无悔的甘心为祖国学家们,哪一个不是分子科

何一个国家都以这些人的学识和能力过上比现在好一万倍的生活。

不同,她选们是一样的人,大雪,其实和他只是她选择的展经济…择的是努力发道路

力的方向是一致好似的,都是为不可了国泰民安,中国人能过上日子。日而语,但努

李源如果按照秦大雪的自我要求,国家奉献边境最危险么去大戈壁或者一生。地方,用他过人的医术,为

掵工作。保健工作,让他们要么给重要的大佬们做能有良好的身体来干革

客观的说,不能算错。

,实在没有这种觉悟。个叼人可惜李源这

他也想国家好,也想人民好,但让献,真的做不到啊。他牺牲自己的人生去奉

羞愧。

,秦大雪反倒声道:“这些话,其不好意思了,轻才被你见他不说话了已经做了很多一激,我才说了那些不配跟你说的。做的多的多。也是刚因为你周全的话。实我不不起的事,远比我

我们是唯物主义者,更该心,尊重客观事实遵循论行不论

说的天花乱坠者,往往一事无成。

上说三道四,却以导师自诩,高高在耻的小让别人牺牲奉献者,都是厚颜无

刚才的话。源子,你别介意

女人讲道理这番实在是…动人。的样子,太

个人都能这样其职。雪看了一会儿,:“我是这样想的做,各,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插下后,坐在手的事么?我为国他们插将最后一根银针些乱就是做好本职工作,认真的对待每一位病患。秦大我也希望每一炕边盯着就是因为太多人插手了糟糟的事,不微笑道家做贡献的方式,。当下这李源

巨大?”一个鸿沟?还会在书上再写怎么样,有没有察‘源’觉到我们之间字么

,一定温声笑道,即使这能修时我嫁过的人谢你。你说的对,我们闺中都有自己的现在只是路线源子个梦很短。戏,我。即便是儿会的。每个女人,春,你是儿活也算圆满了,我上的失向要谢大雪缓缓点正过来,而且,:“的个人生不会太久。”

,我得给你补一下。”“其实你的个人生李源沉思稍许道:活还不算圆满

的吻住了秦大雪的嘴完,就俯身向下,精准

一瞬间失神了,直到感雪目恣意肆虐时,才用力咬觉某个混帐在她口中了下。秦大

李源“哎哟”了声直起身来,嘿嘿嘿的笑了起来。

?”秦大雪不看着他问道:“你干吗

其实不就是突然觉得,可以,晾了晾后,说道:“事做好,何必非要事业,一样能把李源吐了吐舌头用那么激进,完从容的去做……那么决绝呢?

大雪,工作和的对立面。人生,并不是冲突

常合适,简直是天我突然发现我们作之合。俩其实非

的老婆,刚娥子和姐以后基本上不怎回大陆了,你当我大陆刚好她姐

常年忙于工作,没有一个温暖的家庭,有时间回家。但我能保的家强吧?总比一碗热腾腾的饭菜。半死,回家后就一个冰冷冷反正你以后肯定劳累个证你回家的日子里,都

生了孩子也不用你带起学习生活。既不搁你工作,又,送去港岛那边,和哥哥们一不会耽误孩子的生活生长。

业。你既不大的事用担心对家庭的失职愧疚,还能全心全意的做你伟

雪,完美啊!”

了你的皮?”疯了吧你?娄晓娥不扒“你

着李源。秦大雪气的发抖,用力掐

的喜欢你。……一想到你将来的生李源用手轻轻抚摸着活会很凄凉,特别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声道:“不会的。我消瘦的脸颊,温是晚年退休后,我就特别心疼,才发现原我那

港岛、新加坡,可我还是会回到这边,回这边了,她们更喜欢从骨子里我的根在这边。娥子那边我会去说服的,她们已经不太喜欢

过的好住自己,造成遗上枷锁自己给非要,桎梏己套舒心,就怎么我想通了,人这生就活,不必是这样,怎么,怎么

我喜欢你,就一起。想和你在

当然,是不喜欢我,那我肯定也不会勉强你。你要

大雪,愿意和我在一起吗?”你喜欢我,

,秦大雪目光激叹息一声道:“唉,两人对视了好一阵后终闭上了眼睛,入了……”被你趁虚而荡复杂,最

她确实喜欢他。

如果娄晓娥没有港岛,那秦大雪再喜能答应欢也不可李源离婚,如果娄晓娥没有有。,一点想法都不会

法理还是道德上,可李源和都不存在问题。婚好几年了,无论是娄晓娥离

应。未曾动摇,她也不会答在那些乱事,她的信仰或者说,如果没有现

薄弱时,在那些人用的时候……偏在她意志最毒的话羞辱她最恶

她也渴望有个依靠。

的脸蛋回神后,笑眯道:“大雪,快起来快起来,给曹,把她拍李源拍了拍她奶奶写封信。”

?”“给曹奶奶……写什么

大雪不解的问道

局势,你在李源笑道:“就写,华润工作。快去港岛……能尽那里,用武之地,希,我给挥你的学地毫无斗!快写快写你拿纸笔会主义事业奋前的继续为社识,才能发

“……”

去港岛当小老婆?!她骗,想把这个狗东西秦大雪惊怒,

……

李家。

的小,齐大、小李源。小眼宣布事情的聚正堂,大眼瞪一屋子老的老、大的看着居中,说要

李源一只手牵么和家里手,李幸现在目光去该怎还有些担心不知道回散乱,似乎着儿子交代……

:“爸妈,我准备和秦大雪结婚了。”源先做通了儿子的工作,然后对李桂、李母道

李桂:“……”

李母:“……”

东西,但没想到不算是太好的东西。这么不是早知道儿子

你儿子还在跟前呢!

外,我长期在外面心别人说三我和大雪结婚后,她子不结有人,就能好好工作了。我猜疑。思乱上了黑帽子想放冷箭。”大雪本来是准备一,我也算是帮她一把。另再出去别人也不会乱可让人批的时候,反胡乱猜疑。现在成了家,以后这边有人胡李源赶紧倒被扣呢,出差在外也不担心婚的,全身心的奉献给国家,解释道:“就不用担出差,难免会道四

法,还真他娘的靠谱这个说

汤圆,你爸爸的说法,你同意吗?”李桂问李幸道:“

想了想将来我也准起结婚的。在港岛意有用一样,他辜,好像他,大家都这样的。”备跟不同道:“没关萍诗和曹永珊一李幸一脸无啊,反正

……”李家人:“

荒唐的资一片水深火这腐朽热!本主义社会啊,真是

……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高武:登录未来一万年长月烬明方天仇林轻语官路权图花青春在你心尖上起舞神豪:从被校花嫌弃开始身价暴涨星主萧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