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港综之无间道 > 第三百二十五章 感情牌

第三百二十五章 感情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永孝的录簿递给口供。“头,倪瑜。”沈雄神清气爽的把

尽管审一个小时,累。但是他一点都不

录做了出来一波把倪永孝的认罪笔,还有谁!

没什么问题周瑜接过看了下,

个面毒品倪永这次只是见,缅娜是来认是他运过来的,但是交易的叙旧。,两人以前孝承在泰国认识,与缅娜无关人是别人,旅游的

绽,大包大揽,那就如他所愿。本上没什么破

“拉回。”周瑜合上本子丢还给呼了,会有人接沈雄:手的去吧,我打过招

没什么,但是犯人得刚才抽空派人24小个大sir汇报时严加看管,别被人在牢里弄死了了声今晚的和几情况,别的倒

要不是想到心怡,我都差“我“行,那我先把面还有个女人,头点忘了里”沈雄说着便笑了:,那个女人怎么办?要给送回去,心怡...不我先审一遍?

这待遇,着。”?弄回审讯室“酒店里审,她没她不是话多么

步走到客厅,在高两次的机会。”提问希璇身边坐下,看着完周瑜,给你就大问题倪永孝:“两个

向来很守信用。这是刚才答应过他的,周瑜

。”倪永“周sir谁被抓了?”,还是那个问题“谢谢了推眼睛:还有孝推

通缉当的说:“一个抓了,一个跑了“你是想问家老三和陈永仁吧?”周瑜直接了,警方明天就会发令。

亮起。“阿仁跑了?”倪永孝眼睛

么?一定会把“跑得周瑜冷哼一声。他抓回来!”

题是......”靠在了沙发上:“周永孝听到这话sir,我还有个问,从偏向前弯着的腰直

璇,走了。数么?”周瑜奇怪的打断站了看了他一眼,直接“两个,你不会数起来招呼声:“希

高希璇噗嗤出来,没忍住。一声笑了

闷,憋得慌点胸倪永孝张着嘴,觉得

......

“干杯!”

啪啪啪。

清脆的杯子碰撞声响起几桌人一饮而尽。

都在了,习督察今晚周公子买单想吃什么随便点,人,飞虎法证的人的人,还有那六个见,o记的

反正周公子会开票。

感谢倪老板提供的又一波经费

噜。噜咕

“爽!”

可以睡个大家的帮忙,站了起来,面带笑容的说:“又大家不醉不归!”4战斗,到现在,总算安稳觉了,感8小时的连续瑜举着酒杯

“不醉不归!

轻咳一声:“明天准周瑜点上班哈。”

“切~”

“哈哈哈。”

“喝酒喝酒。”

质不错的周瑜撞了撞身边蒙:“法证有几个素了扬头的沈雄,朝旁边桌扬

:“嗯嗯嗯,怎么了?”沈雄抬头看了眼头继续干龙虾,低

周瑜没好气啊,你当我就为个人问题。那就要抓机会解决下的说:“你别光顾着吃了请客吃饭啊,联谊,联谊懂不懂,有机会,

认真看了起来..沈雄愣了下眨了眨眼,朝对面桌的女孩然后猛的抬起头

啊,下一吧?”壮!你懂飞虎的...精个:“心怡,你也是周瑜这才略感欣慰的转换目标,

呵呵。”凌心怡扯了扯没法接。“啊?呵,但这话嘴角,听懂了

高希璇笑了笑打趣:“察也不错的。”心怡,那边的见习督

气势一泻,吧。脸上一笑的说比我小啊。”凌不行,年纪“那了三秒,然后:“我还是看飞心怡撇着嘴一阵摇头,停顿

“哈哈哈哈。”周瑜和高希璇相视爆笑

围裙咧着”高彦博系着进来。了......嘴,“滋补靓汤来开心的带着三个饭店服务员从门口

手里都捧着一个盛汤的务员的器皿每个服

r辛苦,“高si感恩。”周瑜说。

大家起哄。高sir辛苦,感恩。”

“怎么样?”高彦博看周瑜喝了一口等着点评。

着就是伸出一个指:“鲜美,一级棒大拇周瑜

“嘿嘿,大家喝啊。”

叮铃铃,叮铃铃。

。”低喂...嗯嗯希璇说家作了个打电话的手,你等下瑜拿起电话一声,对大:“头和势笑着走出了门口

“到了么?”

“出门,址对面。”就在你给的地

好,我马上出来。”

挂上电周瑜口走去,陈永仁了。到了,有个坑该挖话向

破相啊。”贴了块纱布,笑了走到马路对面,他便看见陈永仁的脑门:“有没有

“警察不能有疤的么?

修改条例,谁让也得为你你是功臣。“有

两个人就在附近找个点已经没什么人了,就他们一桌。子,要了碗云吞面,这了个小馆

吃。”周瑜抱歉的说。“今天凑合一下啊,还不能带你一起

永仁切的跟我说这个?”一声:“

周瑜哧哧笑笑。

“说吧,陈永仁问。还有什么事?”

话跟他说,让他从周瑜刚才打电找他。,就知道周瑜一定还有什么事单独来对面等

代表律师提交申明天早上你找个律师,倪永孝接触。”让他作为倪永孝的请,让他和周瑜低声说出安排:“有一件事,

么?这抓了陈永仁皱眉不解的问:“不是都已经有意义么?”

不会交代的,得想办分存在国外的银行法让他吐出,这笔钱倪永孝当然有意义,周瑜点点头沉声道:“搜刮了这一部钱,除了现金,肯定倪家这些年来。”

笑的问:“我也是倪就不怕我不肯?”陈永仁眨了眨眼,开玩家人好吧,你

能不了解不屑的撇撇嘴,像他:要是贪看个白痴一样看?再说了,我还“你钱,我今晚还能抓到他周瑜你?”

任的感觉真好啊~瑜,我谢谢你,我,信一杯,阿拇指笑着说:“该陈永仁竖起只有你,一直这么相信

,他想了倪永孝的信任到了在警校,也想他的语气有些迷离时的不被信任。

信任别人么的信任这没什么,倪永孝在,有利益的关系在,不信任他,说穿了,有血缘的关不也会

独一无二的。机就是个例子,他不是

叶sir可有可无的诚其实也不不信案罢他,黄志任他,黄志诚的目的无非就是利用了,一步为利益聚集。但是在警校闲棋,也是因

,是现在一直如此。个夜晚到鼓励他,有阿瑜真的相信他,帮助他,从警校的那

温情。他看向周想到这,瑜饱含

喊了声。”怎么就这个情,举手向柜台样子了,这“还没喝呢周瑜嫌弃的表:“老板娘,么肉麻两瓶啤酒。

“来了。”

“干了。”两人满上喝了一杯。

这事不永孝会把钱给我么?晚上的事怎么圆办吧,陈永仁低声说:“我想了下,?”

?他终义就是维持在牢里的一给你给谁倒边说:“概率很日三他已经没意餐了。”涉黑的只有你一个大的,因周瑜给自己倒上酒,边义了,唯一的意身监禁没跑了,钱对为倪家血脉亲人了,他不

,直接解散陈永仁点点头就是倪永退出,想要维持,孝放弃掉倪家的家业,想明白了,主个能管事的了,要么必定是需要花钱是倪家只剩下他

想解散掉,真没那么容己。易,有一句话可要是不由江湖身叫做,人在

样指挥紧,真大佬,坐牢照着外面。坐不坐牢不要

日子怕是会很不好要是过。不再是倪家的大但是一旦倪永孝佬,外撑着,他在牢里面没有倪家人

以前的顶仔这种行业里不如鸡,哪个古惑仔不想骑尖话事人头上拉屎,这是人性之中的特别明显。在古一点卑劣性,落地的凤凰

轻的挨揍都是

里面被人陈永仁低沉的一幕,终究有点难“到时候,我不想他欺负,可以么?”受。说,他刚才想到的

他自己能仗着警校学的别人个月,第一天晚上就和打起来了,他还孝,的是手无回去,倪永就因为打架进去呆过几力。缚鸡之

很惨很惨。恐怕会一但倪永孝失势,他在

他应得的周瑜看了看他,他要行了,也不可能县官不如现管嘛。”宽容“当然可以,坐不过我们些,便点点头出主意:考虑到陈永仁的情绪,对待有功之人,还是要到时候出,被打不点钱让看守的天天盯着,你,别让人欺负他就人照顾他点悔罪是是,牢是他应得的,改造

“明白了。”瑜什么都不让他做。口气,他陈永仁松就怕周

触就是当倪家人看待,早做卧底,做大的,如果不是真的把自己感情没那么容易割舍穿帮了。

这就叫入戏了,等出戏还需要一段时间。

上怎么操作。明天早做?”陈永仁询问起“那我怎么

律师是你给他请的,另:“两点,一定要让倪永孝知道,这个师转告,会想办法找人们家,找他。”神情周瑜应该有合作的律师的认真了点把他强行救出来,你外,定要让律

意思了一口面,边嚼边思索着其中的低头嗦陈永仁

倪永孝知道记着他。,他陈前者,是为了让永仁安然无恙,还惦

后者的话,是为了劫囚车?

诉倪永孝,不对,还是为了告的想要救他出来。,非常迫切非常的惦记他永仁

牌!感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遇蛇天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