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港综之无间道 > 第二百九十章 如何能抓倪永孝

第二百九十章 如何能抓倪永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o记办公室。

分析室。案情

什么局面?以孝感天下的局面!”尖沙咀目前是

周瑜面无表情的说了这么一句话

的一个话语提醒,不由想起了最近流传大家被他的段子。

说的是尖沙咀两大社个倪永孝,一个江世孝。团头子,一

一个永孝,一个世孝,永生永世都孝顺。

孝是对谁孝?

辈。然是对上一

偏偏这两人的父辈都死了。

这就叫‘笑死人’。

现在这个孝字都成一个嘲讽的词了。

些。间,尖沙接下来一段时字出现的频率中,孝咀新出生的孩子名字之都得降低一目测

永孝严重的挑衅,上头,一次杀错仍不收捕倪永孝人,相信在场的,倪永什么手,继“倪杀警察,不是他倪家的尖人没人不清楚最为不惜一切代价,抓,必须沙咀!”咀是香江的尖沙咀孝胆大包天,已经下了命令,要让世人知道,尖沙续杀人,这就是对警队

仍在了案桌之上。周瑜手中的记号笔重

这一番话让台下听讲的穆。众人面容肃

员,什没来得及培养就没有新来一天死去的小警字他深,毕竟感情都都记不住,感觉不算么名了。

炸死,让他们知道倪永孝的猖狂。但是黄志诚这个总督察

简直是肆无忌惮!

天参会的都的3个,还有就个。是o记在这里,今过的老人,情报组剩下是周瑜的几

好几个都是跟过多或少也听过见过黄黄志诚的,其他的人或志诚。

警察被炸死也会怎么有一些感同身受。

想抓倪永孝的感情不会少。

实在太少,想要针下情报组的人,下面做人数,光这点人,连盯梢都困难。周瑜看了下对倪永孝搞点动作着的几没有办法,眼

搜集证据,谈何再查验证据。

在招人,一来学校毕业来的韭菜还不能割。还不到时间,刚长出可周瑜没打算现

二来,去什么瓜葛呢?的也不知道会是个什么成色,万一和倪家有面招现成的话,刚招进

干脆,凑吧凑吧也能凑出6些人,加上不招人了,就手底下这,7个了行动组的几个,

够再说。先用着,不

点。沙咀全部的贩毒链掌握了尖握的从倪家出,这就是信息,倪永孝自手下的“眼下,据我目前掌话事人死后,自己。”周瑜的手指虚我们的机会条,所有的货都

以前倪永不好抓,根源在于他自听讲的众人不免点头的角色,绝不碰毒。己只是处于一个收

挡在前面的招牌都被但是现在不同了,手下无人了,周瑜搞掉了。

一天天尽按照倪永想着造反,往信不过他人,深怕于黑鬼甘地这,也的性格般的人物,自己口袋里再出几个类似搂钱。

以,只能亲自带人场了,机会也就来了。

“罗继,你在倪家下倪家现在的情况。”过,你介绍

周瑜点了名,自己找坐了下来。了个空位子

永仁。”一个便是后来回与贩,也是罗继站了生子,在我们探听到起来,上前看着众人说的情报,倪家目来的私家三叔,倪家的核心人物前主要毒的人物有两个,倪道:“按照现毒品的经管人,另外目前倪家

,倪永孝和他虽“陈永仁,男,警校肆加入警校,在业,因瞒报自己的身世,出警警校校后先是在旺角混了一永孝的贩毒集团,充是对他很信任。,随后回到家加入倪期间被查出与倪家然并非一个母亲,但当验货的角的血缘关系被逐出警校

”凌心怡是警校出来的。想不到哦,他居然还了摇头。咋舌,不由得摇

向她:“想不到的还有,陈和你们头是同韦世乐轻笑一声看永仁可是一届的,还是同一班的。”

。”怡惊奇的看向周:“头,没听你说过啊“真的啊?”凌心

他以前因被排斥,但是事惜的,因为情到了今天,可不可身世的原无奈:“以法,那就必须抓。”不管如何,如今他犯了表示前在警校我还觉得这个人挺可瑜摇摇头惜也不重要了,

底的保护。对卧就告诉他们,命堆出来的,必须规则的设立都是用人怕周瑜对他们信任,也卧底的事,对遵守,这他们来,依旧是机密,哪不可能现在也是

瑜对着罗继扬了下。”周你继续说

罗继点了最深这个家,我也是了我们极其注重家在时,他做什么都是为的一句话就是他我希点头说道:“我在倪庭的人,我印象中你也是’。对陈永仁说的‘爸爸家这么多年,通过我的观察,倪永孝是个

在,你有教之意:“沈雄,听到现向沈雄,言语中带着考他的发言,转头看?”什么想法“停!”周瑜抬手打断

,想了想试探的说道“想法......”沈:“从他的家人下手?”眉,表情有点便秘雄皱起了

。”周瑜没好气“傻子都知道,倪永孝又不自己派货出的说。

笑,然后继续凝眉苦沈雄嘿嘿笑

:“心怡你呢?”周瑜不理他继续下一个

闭环,那甘地的时候说过,们可以从他贩毒必定是一个小的出货人员往上推“头,我记得你在一动侃侃而谈。,一层一层找到他的么我货仓。”凌心怡灵机

夸了句,然后回头瞪了一眼记的牢。”“记性不错。”周瑜雄:“心怡都比你

凌心怡略得意的冲他笑笑。

“嘿嘿嘿。”沈雄继续装死。

周瑜转头继续问她:“除此之外呢?”

.这个嘛...戚戚“额..”凌心怡逐渐失去笑容,心有焉。

了个白眼,看向韦世乐。周瑜翻

行动立马接口:“在抓略,那就是找源头。了下不用提醒,韦世乐笑中,头用的还有一个策捕黑鬼的

就想来了。时候就是心怡恍然大悟,有差那么一语道破,凌一点,稍微提醒下

这得怪的太急,有考试脑子空的感觉。周瑜问

归根结底,毒品现的。不是凭空出

三条路可寻。只要是贩毒,必定有

一就可能取得成效。上推,费打的话,极有是刚才说的下往费力,但是稳扎稳

么就是从国外进口在倪家出现,要这两二就是条路都可以查么是倪家找工厂自制的,找。品的源头,毒品的,

可以查流出。前者有原材料的管控,

后者可以查物流,总要有人个人必定是倪家的重收货,而这要人物。

的人。了倪家三叔,他是必定和毒品有牵扯三就是直击倪家的核心人物,比如盯死

“所以你们觉得哪个方案好?”周瑜继续问。

:“你们然后觉得呢?”。。”凌心怡第不太自信的瞅身上见过成效“我觉得还是下往上吧一个回答,,这个在甘地了眼众人

会防范么?很有可觉得不妥,你看啊就不会警觉么?他就不:“我经用过一次了,倪永孝去耗时许甘地身上已韦世乐笑着摇摇头久,查到最能你查来查后,只能查出个倪家三叔。”

啊,凌心怡点点

设了个房间漏水会污获。让他不得不赶去毒品现场,这才人赃并品的套,,其实是挖了抓捕甘地的时候一个坑,

能不了解但是对付甘地的时候这地被抓过了,凭倪永孝的谨慎程度,事后不可一招已经用的详细情况,轻易是不可能上当的。

一出,一个甘地的时候这么如果再来像倪家三叔。货仓,顶多就是抓他就是不进入最后

意义不大。

索然无味。

工作量头查信息,不好查啊。”起了?这大了,没点具体的“那就是从源

息,还知道了冻货时间。鬼的被抓,是确消货源来自南美的准头收到了黑鬼黑鬼的进心怡蒙头想想,当时黑肉公司,这才分析出来

轮到倪永孝......

就没制的还是进货的在是自可大了。进货的准确消息,连他现孝从哪里有倪永们手里都不清楚,这差距

简直是一头雾水,完全摸不着线头。

叔可至少还有个倪家三还不如从下往上呢,以捞

不贩毒了,回头再一次,这次没有倪家三叔当挡箭,捞完了就不信倪永孝牌了,他倪永孝还不.大不了先捞倪家三叔񱜆

对,倪是不用亲自下场。永孝可以再理人啊,他还找个代好像也不

凌心头发,这陷入死循环了怡抓了抓

一个谨慎的倪永孝,真难对付。

老大也不会服好对付不过也是,要是倪永孝服帖帖,乖乖交数,当时手底下的几了。

失败了,乖乖的笑着承认,我想不“头,还是你说问。来。”凌心怡

自己独当一面,你。”当督察打算这么说我,这要是有一天让你自己思考,自己分析,现在人了“别指警长的的手下问你们,你们也望我直接告,要学会诉你们答案,都是,当

直没抓到他的把柄个倪家这么是常态嘛度这么高啊,一你们说对不对。”沈雄义正严词的说“那不会!谁会像头你出题难?”,不会才年屹立在尖沙咀,一道:“

“对。”

“有道理。

附和,以为几个人纷纷然。

着他。然后你来说的样子看一副我是白痴,你牛逼

.......

周瑜嗤笑出声,了。弯捧人这帮狗东西,还学会拐着

没法子,那就上堂

,画了案板旁,拿起了记号笔周瑜走到了起来。

种查找的方式。”,毒品情的解决方式总是找线的销售是结束头,毒品的产生是开始就是我们所说的三“事运输靠的是人,这,毒品

现了一副画工不怎么但是意话说完,案板上,图像。也就很明确的样,

结束简易小人,小人与,三个标志的脑袋上方,就写着用线连了起来,小人开始,中间,小人之间,

“首先,我们着于开始这个部分。”

着他们,微笑道。个小三后转过身看周瑜在开始的小人身下画了角形的标记,随

,还是在靠进口维持?说,倪永孝现在是在自就先问你们制毒品呢一个问题,你们“那我

“自制!”沈雄答

答。“进口!”韦世乐

两人对视一眼,火星燃起。

周瑜放下笔“你们两个要不先打一架?”调笑着说道

一吨毒品被缴获的威力连杜亦边来那么一出后,不够吓人么?到材料,杜亦天能搞倪永孝没理由不天都改自制了,既然能吧。”沈雄坚持的说道制,在上次被我们在海“我还是认为自

有风险,进口也世乐笑了笑:“有风险,自制参与的人都不希望因就比较简单了,自制有这么多人参与。”还多,以倪永孝的谨慎,可能我的原

就看向案桌的方向,个人说完等着周瑜评判。

喝奶茶吧。”周瑜瞅了他一眼。“雄哥请

韦世乐淡然的笑笑。

钱给心怡,,拿出钱包丢了20了撇嘴沈雄撇0块心怡美滋滋的接过。

,心怡再加点吃的毫不客气。“世乐也得请。”周瑜

钱过去。00块快的丢了2言叫了一声,也爽啊?”韦世乐闻

只是皱着眉思索,然猜错了。

什么道理,两个都错了。

头这么说,那就一定有深意。

餐到手了。凌心怡嘴巴都笑的咧开了,这就下午茶全套

理由错了,只能算你“世乐的蒙的。测对,但是

周瑜轻什么?”声笑了笑:“你们在判断倪永孝的行为如何的时候,一定有的资源去看,倪永孝拥有要记住一点,那就是结合他所拥

“钱?”韦世乐问。

在小人的头上又写是人脉。”周瑜伸手了一个鬼字。

能有政界中人,这些人之中,营的人脉,他自己可能可能有警界中人又发展了一些人脉,而孝继承了倪坤这么多。”“倪永年来苦心经

“政界的我们先不谈,问你们?”是警界的人脉,我安全,他能不利用么运毒,为了

,这个鬼字太明显了。周瑜的意思了大家明白了

干什么的,就是用来方干嘛?,养着便运毒的,如果不用警界的内鬼是用来

郭学华!

对是一个绕不过去人,只要是想动倪周瑜没的槛。永孝,那么这个人就绝忘记这个

用。果在扫毒组有一个警司,他都不可能不利换做是他

要运毒,需要做到几点。那就

逻队员,或,要不然风险实在太大进出口的检查人,二者必占其一是打通者是打通海上的巡

了岔子,消重要,但是一旦在扫毒组内人员,这个就不用部有人,即使不小通风报信。息泄露,也能及时接到说了,没有一二是扫毒组的内部

,一点都不难。三就是国外的货源,这一点对于倪永孝来说

再起合作,支他说过,泰国佬原先的老大韩琛和二上位,准备和韩琛持他东山周瑜记得,死后,

塌了,没有再起一块巨的一天了,香江的这放弃了但是现在,东山么?大的市场,泰国佬就会

不可能事情!

,就下一迅速接洽下一个合恐怕接到消息的换做周瑜是伙人。会联泰国佬,系倪永孝,出货给他,

死人,是没有价值的

要赚的。钱,是肯定

利益就是最好的纽带,泰弟之前,在他死后,没国佬和韩琛的兄有半点价值。

和倪永孝有没有所以,周瑜尽管不知再给倪永孝一点时间道目前泰国佬接触上,但是只要

能不和泰国佬接上凭倪永孝知道韩琛死亡息,他就不可头。的消

到时候,别说只是一个进口还是自的问题。

就连货源来自哪,周瑜都能确定。

泰国。

一定是泰国。

,再简单不过的道理了做生不如做熟

有倪永孝的内鬼的吧“头,我们之中总不会道。?”沈雄嘿嘿的打趣说

“你们?”周永孝还真看不瑜嫌弃的看了他一眼:“倪。”上你们,没价值啊,浪费这钱干嘛

周瑜别忘了甄别。几人不熟,这也是在提沈雄轻轻的笑笑,他对其余的行动组

候就已经太晚了。”动的准确情报,级的,周瑜不管他的心思:“们的心性,你们起码那时换位思考,我那一天才能知道准确消等行动的要不是知道你才能获取点行息,起码得是督察一

“好了,不说这个任务。”,下面我布置

整理了下神情,下面的人身板也坐直。

小组的人,盯着倪家名单录下韦世乐,你带你三,没有经过信的行为模式。,分析他们只要自己观察要告诉他们具任考核的暂时不需原因,你,多关注接触的人,记

信任。对于周“明的,别说瑜不信任他的白。”韦世乐点头,周瑜不信任,他自己都还没有完全手下没什么好说

只注意来事以后才新增地出“沈雄,你和心怡主要有关的进出口讯。”的目标就息,别的地方不管,是排查和倪家动向,并且自泰国方向的时间线是在甘

es,si“yr”。

场就是在甘地出事以倪永孝接答应,不难理解,口同声的手毒品市们异后。

频繁送来的货柜,那就一定是在甘地出事以后,这只货柜才出现。出现了一只如果那么也就是说,

柜了。这只就是运毒的货货柜也

务。么一项掩人耳目的业,自然不可能有这之前,甘地从南美进货

在就想多以警瑜把他忘了。”罗继问察的身“那我呢?了问,他份干活,他还怕周

“你嘛...”

常在什么地点交易于倪家接触倪家呆了那么久,对哪些走私船的人想必是走海上运毒的路子,富贵险中求嘛。”个任务,周瑜笑了笑:“你在想必也不陌生,给你可能还的有不陌生,对于查海运,倪永孝很有

没人比他更合适点,确实“好的。”罗了。继点了点头,这一

“阿瑜,那我去干嘛觉活都分配完了啊?”高希璇感

“你啊,跟我去吃饭。”

“......”

..”“....

的感受要脸啊。啊,假公济私啊,没狗血啊,考不考虑单身狗天理啊,要不

谈恋爱啊这是明目张胆的上班时......

来的目光中饱含复杂的意味。羡慕,嫉妒,大家看

“别想歪啊,我请吃大餐。”正事。”周瑜笑着句:“都去做事,破饭,那也是为了办解释了一了案

,sir!“yes

瞬间斗大餐!志昂扬,

时候必须就凭刚才被强行喂的宰周瑜一顿那顿狗粮,众人决定到

饭?”高的问。希璇好奇“去哪吃

“带你去个朋友家。”周瑜就只说这多。

下楼。两个人出门,

通图片,粉。几罐奶了下商点五颜六色的卡周瑜先带着她去场,买了

这些马上能吃上的为好。也不,还是带需要了永仁,别的东西看望陈

着。实用主义嘛,还用不玩具现在也

,到达目的地。开车开了20分

上楼按了按门铃

开门的是may。

经在家待产了。快到临产期了,她已

”周瑜“hello个招呼。和高希璇打了

“呀。”m说会来。ay很意外,周瑜可没,阿瑜,这是你女朋友啊,欢迎欢迎进来进来

你好,高希璇。

。”y吧“你好,你叫我ma

“你好。

放到了门边的地一个人在家啊。上:“就你周瑜笑着把购物袋

你说说他,整万一有天不在家,我肚了。的说:“阿瑜,”may不太高兴啊,他出去子都那么大了,什么事,很不方便的。”“对

打电话给他,就说你哧哧的笑着,背说他,不,你现在就仁一把。头我就帮你不太舒服周瑜“好,回,让他回来陪你。”刺了陈永

迟疑了下,事。还是不太敢打扰阿仁,生怕他有

“没按我刚才的说,他敢不回来,我帮你揍心他打不过我。”,放事的,你就打电

周瑜很仁在倪放心的开着永孝的身边都没事。玩笑,即使阿

人,那孝是个很关心家人倪永,必不会留他仁老婆已经怀身体不舒服叫么如果是阿仁的老婆他回家,倪永孝知道阿了孕

会赶他回来,不事的。甚者还

周瑜自己是不这一趟了。给阿仁了,只能让她老婆来了,要不然,他都不用跑方便

电话机。笑了笑,走过去“好,那我温和的去打。”may起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遇蛇天医问道